錦繡江山傳1-5 - 色姑娘久久综合网天天,色姑娘色综合网,色姑娘综合在线观看


錦繡江山傳1-5 -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1 14:09:26   浏览次数:0



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



第一卷混沌陰陽



第一章??雪夜



冷風凜冽,飛雪千裏,仿佛世間萬物都化作寒冰重歸那孤寂的遠古洪荒



此刻玉龍雪山下的破廟雖荒廢已久,但在這冰天雪地中對趕路的人來說已然

是極其難得了。



廟中三男倆女正圍坐篝火交談,其中一個英俊的華服少年神采飛揚地道:

「這次由沐師姐出馬,殷中玉那個波旬教的淫賊妖人是插翅難飛了。」



那沐師姐十八九的年紀,身穿名貴的白狐裘披風,膚白若雪,容顔極美,但

秀眉斜飛,隱含煞氣,顯得頗爲冷傲,她聽聞師弟的恭維後只是淡淡的道:「那

也未必,莫忘了他已經在我手裏跑掉一次了。」



她身邊那個杏眼桃腮、高挑豐腴的青衫少女道:「若不是聶師兄不願堵截魔

教總壇大門也不會跑了那淫賊……哼,當時我記得他已斬了波旬教教主,立下如

此大功後自然想瞧咱們笑話,我看他八成是故意放跑殷中玉。」



沐師姐依然那副目中無人的口氣道:「魔教除了正副教主還有兩護法、三長

老、四魔使、五金剛,外加七百七十一個教衆妖人,他們神武殿一殿十人就殲滅

了兩位教主一護法兩長老三金剛,我們扶雲殿除我之外,一百一十五人連那一個

護法帶領的幾十妖人都不能取勝,哪還有臉去指責別人?」



青衫少女聞言目中怒氣一閃即逝,心道明明自己入門更早,但這師妹卻是本

殿首座,外加更高深的武功和更深的背景地位,說話一向不顧及別人臉面。



另一個質樸大漢道:「我天元宗向來以神武殿武功第一,神武殿中除了殿主

曾師伯外,以聶師兄武功第一,這次覆滅波旬魔教後,他的聲望又強盛許多。」



華服少年明顯想要討好秀麗絕衆的沐師姐,「陰山老魔武功雖高,年紀也高,

聶師兄年輕力壯,要殺他也不算什麽,難就難在沐師姐一人一劍殺了波旬教四大

魔使中的三個,這才真叫絕頂高手。」



沐師姐冷冷地道:「陰山老魔自幼便是武學奇才,成名三十余年,死在他手

裏的正教高手不知多少……」說到這她雙眸寒光一閃,「聶千阙明明去年還是以

『天元玲珑道』第六層功力示人,又號稱什麽拳劍雙絕,這次居然突破到第八層

境界,還不用拳腳劍法,偏偏使出從沒用過的刀法斬殺陰山老魔這種級別的高手,

好威風,我遲早……」



年紀最大的漢子打斷道:「師妹這話私下說就算了,本來天元宗下一任掌門

肯定非聶千阙莫屬,再不濟也會在神武殿其他人之間産生,他們萬料不到師妹你

近年來一日千裏,橫空出世,乃剩余八殿中最出類拔萃的人物,但若想競爭掌門,

除了武功名望,一言一行都事關重大,總之我們扶雲殿可不能讓人說半句閑話。」



那青衫少女笑道:「大師兄您老越來越小心了,這次追殺殷中玉的都是咱扶

雲殿的人,怕什麽來著?」



質樸大漢道:「隨行的不是還有芷青殿那個叫葉塵的師弟麽,呃?他說去找

吃的還沒回來呢?」



青衫少女不屑的說:「哼,天元宗九座大殿,芷青殿排名最末,充其量就是

平日煉藥種草、醫病救人而已,讓他聽見他還敢和誰說咱們閑話兒?」



華服少年心道:你八成是嫉妒芷青殿那位仙女似的師姐比你貌美才貶損人家

吧。



這幾人都爲當代武林聖地之一天元宗的弟子,身穿狐裘披風的絕美少女名爲

沐蘭亭,她不僅出身高貴,是封疆大吏延洲總督沐看天的掌上明珠、天元宗扶雲

殿殿主沐靈妃的親侄女,她自己更是年輕一代中有名的女劍客。



一個月前九殿攻打爲禍一方的魔教波旬教,掌門有意無意的似要考驗接班人,

這次行動的主力欽點爲九殿年輕的首座弟子,其中神武殿大師兄聶千阙不負衆望,

單槍匹馬和波旬教主司馬陰山大戰五個時辰,最後一刀「霹雳狂龍卷」將其斬殺,

當真是威震天下。沐蘭亭作爲外人眼中第二順位繼承人同樣閃光耀眼。她精通天

元八十一絕技中十二門劍法,獨鬥四大魔使,當時波旬教總壇劍氣縱橫、魔光萬

道,雖力斬三魔,卻跑了最陰險狡詐的玉面修羅殷中玉,既然聶千阙斬首成功搶

得最大功勞,沐蘭亭背後的勢力肯定要在江湖上造勢宣傳「扶雲殿首座弟子以一

敵四」這一功績,從而拉近與聶千阙的差距。



飛雪劍仙沐靈妃爲了寵愛的侄女競爭下一任掌門,不惜動用她身爲天元宗大

長老、扶雲殿之主的人脈能量,暗中指揮上百名黑白兩道的高手查訪漏網之魚殷

中玉的行蹤,結果終於在邊關查到他的下落。是以沐蘭亭率衆出擊,勢要徹底鏟

除波旬教。



沐蘭亭劍術精絕,正面對決的話,四五個殷中玉也不是她的對手,但此獠狡

詐機智,詭計多端,且一生嗜色如命,毀在他手中的閨中少女、正派女俠、名門

貴婦不知多少,沐靈妃擔心萬一這性格高傲的侄女稍微粗心大意,那便萬劫不複

了,很快又讓老成持重,江湖經驗豐富的大弟子姜雲書率領另外精心挑選的三位

弟子同去,方楚倩是扶雲殿除沐蘭亭外劍法最高的女弟子,同爲姑娘的話行事多

有方便,洪兆虎性子敦厚,天生神力,平日很是崇拜沐蘭亭,對其最是言聽計從,

另一位余少英爲人輕浮,武功一般,但他爹余濤是邊關燕城太守,有他同行,在

此周邊應可調動相當數量的官家勢力以供驅使。最後沐靈妃又親自去芷青殿找到

殿主路峰回,借調一位擅長醫術的弟子以備不時之需。



這時一位長得眉清目朗,白白淨淨的少年端著一口盛滿水的鐵鍋進來。



余少英嚇了一跳,大聲道:「葉塵你想幹嘛?」



那個叫葉塵的少年低頭看了看鍋,笑道:「應該是煮湯吃飯吧……」



方楚倩連嘲諷都忘了,又好氣又好笑,「你從天元派出來執行任務居然帶口

鐵鍋?」



「我從天上出來執行任務也得吃東西啊。」葉塵邊說邊把鍋支在篝火上,

「烤幹糧那種東西我是咽不下去的,兩位師姐千嬌百媚,想必也是不會吃的,烤

山雞野兔更是難吃得一塌糊塗,師兄師姐們吃得不好如何斬妖除魔?所以帶這口

鍋比帶一口寶刀還要重要。」



洪兆虎大笑道:「葉師弟說的太有道理了。」



方楚倩道:「芷青殿弟子果然名不虛傳。」



葉塵把外邊找的野黃花蔥和一些奇形怪狀的菌子丟進鍋裏,居然又出去出從

馬鞍行李裏掏出三只幹淨的肥雞。



余少英忍不住問道:「你剛才出去打獵了?這冰天雪地的會有雞嗎?」



葉塵微笑道:「我昨天鎮上買的。」



這次就連沈穩的姜雲書都笑了起來。



沐蘭亭搖了搖頭,心道此人一路上倒是辦事利落,頭腦機靈,性子也和善,

但婆婆媽媽毫無武者的英氣飒爽。



不一會野菌炖雞湯已經香氣撲鼻,葉塵小心翼翼地撈起一只雞來將雞腿分與

了沐蘭亭和方楚倩,又把整雞撕開遞給了另三人。



沐蘭亭等人一嘗果然味道鮮美,倒也收起了「鄙視」,暗想這小子武藝醫術

如何不知道,廚藝卻是不差。



洪兆虎自己吃了一整只肥雞,又啃了五個饅頭,飯飽後道:「大師兄、沐師

妹,待會如何行動,你們拿個主意吧。」



沐蘭亭道:「姜師兄,您雖爲大師兄,但小妹忝爲本殿首座,如今便僭越了。」



姜雲書忙道:「師妹哪裏話,宗門規矩,首座弟子權力僅次於宗主和各殿殿

主,地位猶勝前輩長老,你有話便說,我們定會全力配合。「



其余人也同聲附和:「正該如此。」只有葉塵心想,反正我殿首座溫雪師姐

和我說過,萬事莫如保全自己性命,殷中玉死不死倒和我沒啥關係,反正有你們

這些高手頂著。



沐蘭亭道:「路威镖局探得的消息,殷中玉前天在城中露面,之後燕城校尉

何沖及他的五名屬下也證實了這一線索。」



姜雲書皺眉道:「殷中玉爲人狡詐謹慎,還精通易容,逃亡這麽多天也沒消

息,怎會忽然讓這麽多人瞧見呢……」



方楚倩疑惑道:「他故意引我們到燕城?」



沐蘭亭冷淡地道:「正好省的費勁尋他,區區魔教妖人敢故弄玄虛,我又怎

能讓他失望。昨天已提前傳書太守余大人封鎖城池,東西南三門布置了大批高手

鎮守,只留北門守備薄弱,最好混出去,我們此地離北城門外七裏,玉龍山脈山

腳這座當地獵人祭拜山神的破廟也是唯一的落腳點,他一定會來的。」



葉塵不由得問道:「你怎知他一定會來,我要是他的話,四門哪門都不闖,

等在城裏不就好了,反正不會封鎖一輩子。」



洪兆虎和余少英也是差不多想法,只不過不敢質疑而已。



方楚倩笑道:「殷中玉既然如此明目張膽引咱們來找他,自不會龜縮不見,

城中布置的防禦也不是真要靠他們將其擒拿,只不過算是『通知』殷中玉咱們天

元宗如約而至,莫要再故弄玄虛罷了。「



姜雲書聽後暗想,這丫頭倒也聰慧,怪不得殿主師尊派她同行。



葉塵搖搖頭,」盡管如此,那魔頭也不會大搖大擺走進來和咱們談判吧,暗

中偷襲或勾結其他黨羽埋伏的話就不好辦了。「



洪兆虎道:「吃飯還有噎死的危險呢,何況對付殷中玉這種人。「



姜雲書擺擺手,「波旬教覆滅,若說陰山老魔逃亡,那說不準元始天魔門、

本心門、陰陽教等魔道妖門會有人做順水人情來營救一把,以便套取老魔的絕學

《幽冥陰雷訣》,如今還真想不到有什麽人會爲了一個臭名昭彰的淫賊來和天元

宗爲難。「



余少英說道:「我爹這些天一直派人明察暗訪殷中玉的同時並未發現有什麽

可疑的大隊人馬出入燕城。我們選到的這座山神廟後面爲玉龍山脈,往上自然是

玉龍雪山,往下是深不見底的兩狼峽,過了山就更別提了,亘古冰原上別說人,

鳥獸都沒幾只,換句話說,這周邊實在沒什麽可埋伏的。「



方楚倩道:「這樣看來還真有一兩個高手在暗中助他,他師門還有什麽人嗎?」



姜雲書博聞廣見,緩緩說道:「殷中玉師承端州五虎門,擅長騰蛟七殺掌,

但這魔頭早年間惡貫滿盈,奸殺了他的師妹,連師門都一把火燒了,就算我們幫

忙,五虎門也不可能有人助他啊。」



沐蘭亭忽然拎起長劍道:「既然到了,何必龜縮不出?」



衆人齊向門外望去,只見一個眉清目秀但滿臉邪氣的黑衣文士正似笑非笑地

站在院子裏,不是玉面修羅殷中玉還是誰?但細看之下又覺得哪裏不對勁,沐蘭

亭、姜雲書在前些日見他還形容猥瑣,奸猾可憎,此時此刻殷中玉往那一站,竟

給人一種淵亭嶽峙的霸道。



洪兆虎怒喝道:「淫賊你居然真敢露頭!」



余少英也有恃無恐,拔出佩劍,「看我天元宗弟子今日讓你波旬教滅門絕戶!」



葉塵躲在最後,心想您二位這話說得可真沒意思。



殷中玉看都沒看他二人,眯眯眼睛一臉邪笑地上下打量沐蘭亭和方楚倩,奸

笑道:「不錯不錯,瞧沐小姐你頸細腿緊,應該還沒被男人開過苞吧,哦……這

位是楚倩小姐還是星楠小姐?看你這騷蹄子好半天了,眼裏含春,大奶子和屁股

又大又圓,是不是已經被哪個奸夫幹過幾回了?否則不讓人揉的話,倒是……「



沒等他說完這汙穢言語,洪兆虎已勃然大怒,憤然出擊,腳下石板都被他一

腳踏碎,殷中玉哈哈大笑,擡手隨意一撥,洪兆虎已然被掀得翻了兩個跟頭,方

楚倩也俏臉通紅,用力扯掉披風,抽出長劍和師兄左右夾攻起來,但殷中玉一臉

輕松。腳下步伐精妙,一雙手掌上下翻飛,絲毫不落下風。



姜雲書眉頭緊皺,低聲道:「師妹,這殷中玉不對勁啊……他現在的武功比

起當日和你交手似乎高得多了,這麽短的時間裏他這是……。」



沐蘭亭全神貫注關注場上形勢,確是發現殷中玉掌法清奇,忽正忽邪,勁力

雄渾,和他曾經擅長的碎星腿和騰蛟七殺掌完全不是一回事,而且似是故意戲耍

洪兆虎和方楚倩並不怕自己和姜雲書、余少英上前圍攻,看到這她心中再次冷笑,

朗聲道:「莫找錯對手,看你今日能擋我幾劍。」



殷中玉神情招式絲毫不亂,他猛地一腳踢飛洪兆虎,瞬間又伸指彈開方楚倩

長劍,隨即大手成鈎順勢一掏。,眼看就要將她撕得腸穿肚爛時,他又收了那古

怪的勁力,用力在方楚倩聳起的玉乳上狠狠揉搓了一把,笑著道:「嗯,好軟好

軟,想必脫光後這對大奶也是又肥又白吧,以後跟著你玉哥哥,包你快活似神仙、」



沐蘭亭不堪再忍師姐遭此淩辱,終於拔劍,這一出劍登時如千山清越、鳳舞

九天!



殷中玉眼中現出興奮,大聲道:「沐蘭亭你萬萬沒想到我另有奇遇,今日非

讓你被老子操弄得生不如死!」



方楚倩慘被襲胸,而且是當著師兄弟眼前,羞憤得無以複加,可也自知不是

對手,獨自退到角落,稍微平靜下來,竟隱然間希望沐蘭亭也被殷中玉捏捏雙乳、

抓抓屁股,免得只有自己出醜。



後面的葉塵撇了撇嘴,這方師姐平日裏很是刁蠻傲慢,今日竟吃這種虧,倒

也解氣……嗯,不知殷中玉那一捏手感如何,是不是真的那麽軟啊。他忙搖了搖

頭,自家溫雪師姐美得多,我可不能見異思遷,但少年人本能地又不舍得從方楚

倩翹臀上移開目光,於院中兩大高手的比武竟不太關注。



飛雪更緊,沐蘭亭招式淩厲剛猛,威猛無俦,一柄三尺青鋒長劍被她使得竟

似戰場上的斬馬大刀、狼牙巨棒。



余少英詢問師兄道:「我的天,師姐這是什麽劍法?如斯剛猛?」



姜雲書也是瞧得手心冒汗,聞言道:「這是天元八十一絕技中的『大輪金剛

法意劍』,整個宗門只有師妹、師父還有神武殿殿主學會,連宗主都沒練成。」



殷中玉空手進招,無論金剛法意劍如何強悍,他那古怪勁力總是能將長劍蕩

開,只不過沐蘭亭戰意超群,絲毫不懼。



一旁的洪兆虎內心卻怯了幾分,不久前殷中玉以及和他齊名的三個魔頭聯手

圍攻,都被沐蘭亭殺得大敗虧輸,這才過去多久,他居然能脫胎換骨,掌握了一

種古怪的功法,實在想不出人世間有什麽神功能如此速成,仿佛冥冥中真有股神

秘而邪惡的力量幫助殷中玉,剛才一衆師兄弟還談笑品嘗美食的破廟,如今因爲

殷中玉的突然襲擊,竟顯得分外詭谲。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


返回首页返回顶部  色姑娘久久综合网天天,色姑娘色综合网,色姑娘综合在线观看

友情链接: 丁香五月激情   草榴成人影视   中文成人在线品色堂   俺来也俺去也   狠狠射影视   九七超碰视频在线   伊人久久综合网   奇米影视   啪啪视频在线   奇米视频在线播放   大香蕉青草在线视频   丁香五月啪啪

免费成人抖音app 更多

色姑娘久久综合网天天,色姑娘色综合网,色姑娘综合在线观看- 最近更新- 热点新闻- 反馈留言- RSS- Sitemap